理想如晨星,我们永不能触到,但我们可像航海者一样,借星光的位置而航行。——史立兹
您现在的位置:五峰实验中学 -- 首页 > 校园动态 > 校园新闻 >
在新留学生讲述“佛系抗疫”里的小细节

  原标题:新加坡“封国” 在新留学生讲述“佛系抗疫”里的小细节

  当地时间3月22日,新加坡宣布“封国”,自3月23日23时59分开始,禁止所有外国人入境或过境新加坡。这是新加坡连续出现境外输入病例、首次出现2例死亡病例后推出的最新防疫举措。

  新加坡的疫情出现过几次转折。在1月底出现首例确诊病例后,新加坡的疫情快速蔓延,新加坡也成为海外确诊病例最多的国家,几起群体感染事件更是引发全球关注。

  但是此后,新加坡疫情逐渐稳定,确诊病例很快被欧美国家“赶超”。然而近一两周,新加坡的境外输入病例有所增加,3月21日,该国还首次出现2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分别是一名75岁的新加坡女性和一名64岁的印度尼西亚男性。随后,政府再次收紧防控。

  事实上,新加坡的防疫举措一直被认为是“佛系抗疫”,包括不建议普通公众戴口罩、不停工不停课不封城等。但是,新加坡的防疫措施也受到了世界卫生组织等国际公共卫生界的公开点赞,被认为是防疫模范。

  世卫组织应急方案执行主任迈克尔·瑞安2月12日曾公开点赞新加坡的疫情防控工作,称新加坡不仅排查新冠肺炎病例,还在排查其他呼吸系统疾病,是个很好的典范。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也表示,新加坡在探测病例、追踪接触者和阻断传播方面的举措非常有效,其他国家应该效仿。上海市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张文宏也对新加坡的防疫模式表示肯定,称“新加坡的防疫模式看着好像很佛系,但它内部其实非常厉害”。

  新加坡推出各项防控举措的速度非常快速,被认为是“外松内紧”的防疫策略。早在1月2日,新加坡卫生部就通知医疗人员留意疑似肺炎的病例。1月21日,新加坡还未出现确诊病例,卫生部就宣布对所有来自中国的旅客实施体温检测。1月31日,新加坡宣布自2月2日起所有过去14天到访中国大陆的旅客禁止入境。2月8日,新加坡要求暂缓大型活动。2月18日起,新加坡实施居家隔离令,违者可被判六个月监禁或罚款1万新币。3月13日,新加坡推出新的防控举措,包括更严格的旅行禁令、延迟或取消超过250人的活动、即使有活动人与人的间距须在1米以上等。

  新加坡的防控措施显然是有效的。截至3月21日,新加坡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432例,死亡病例2例。

  新京报记者连线了在新加坡读研的中国留学生黑梨(化名),听她讲述新加坡防疫举措背后的小细节。

  中国留学生在新加坡:

  “新加坡的防疫举措比较人性化,还是让人比较有安全感的”

  黑梨是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的一名硕士研究生。2019年6月,黑梨来到新加坡上学,从那之后就一直没有回过国。黑梨本想趁着2月下旬的假期回一趟家,但是2月初疫情就暴发了,黑梨最终没能成行。

  近段时间以来,欧美国家疫情迅速暴发,黑梨注意到很多留学生都紧急回国了,但她暂时没有考虑过回国。

  事实上,疫情虽然对她的学习生活有了一些影响,但影响也并不算大。她依然住在宿舍中,依然去学校上课,依然会去外面的餐厅吃饭,最多就是出门的时候会戴上口罩,然后就是勤洗手、避免扎堆。

  黑梨觉得,新加坡的疫情并没有很夸张,所以她暂时也没有必要回国。而且,虽然最开始大家对新加坡政府的“佛系防疫”有点微词,但政府后面的反应速度都非常快,所以她在新加坡还是很有安全感的。此外,她所在学校给他们提出了很多指导,也做了很多防控举措,这让她觉得非常暖心。

  新京报:疫情暴发后,你有考虑过回国吗?

  黑梨:在疫情完全得到控制之前我应该不会回去。首先,国际航班上人员一般比较杂乱,有点担心在坐飞机的时候被感染了;其次,这个时候回国也很折腾,首先回去要先隔离十四天,再回到新加坡又要隔离;当然最重要的是,我们并没有停课,所以也是走不开的。目前,我周围也没有同学回国。

  新京报:新加坡自1月底就暴发了疫情,你的学习、生活有受到影响吗?

  黑梨:还是有受到一些影响的。首先,我们每天出门都会戴口罩,上课也会戴着。在新加坡这种热带国家,在室外戴口罩有时候感觉挺窒息的。不过,很少看到当地同学戴口罩。

  其次,我们隔壁宿舍楼被征用为隔离区,被用来给那些刚从国内回来的同学住。所以原来住在里面的同学就不得不搬走,对他们来说还是挺麻烦的。

  再次,学校经常会给我们发邮件,更新最新的疫情防控措施。从一开始的注意个人卫生,到现在要求在图书馆、食堂等公共场所和其他人保持距离,建议自备餐具、提供消毒湿巾自助清洁餐桌等等。当然,这些虽然对我们的生活有一些影响,但都是为了我们的健康,所以大家都会很好地遵守。

  新京报:新加坡的疫情经历了快速增长、平稳、现在又逐渐上涨的发展历程。你和身边的留学生群体心态有何变化?

  黑梨:在疫情暴发之初,也就是大概春节前后,新加坡政府一开始的“佛系防疫”和本地人不戴口罩的态度搞得我们很不安,所以那个时候这里的中国留学生就囤了很多口罩,然后也不太敢去学校外面。

  后来,过了一段时间,每天只增加两三个病例,有时候甚至不增加,我们就以为疫情已经控制住了,慢慢地也敢出去逛街、买东西、吃饭。但是最近境外输入病例又有所增加,我们又有点慌,会尽量减少外出。当然目前学校里还是比较安全,我们主要是害怕疫情严重到要停课,因为一旦停课肯定会影响我们的学业。

  新京报:外界认为新加坡不鼓励戴口罩、不停工停课的防疫举措很佛系,你在当地感受如何?

  黑梨:新加坡政府倡导的是,不舒服的时候才要戴口罩,这样主要是保护别人不被感染。当地民众很信任政府,也比较遵从政府的倡导和建议,所以戴口罩的人还是少数。但我们对于国内信息了解比较多,所以出门还是会戴口罩的。

  我觉得,新加坡这样“佛系”还是因为,作为一个城市岛国,新加坡受不了停工停课带来的经济打击,同时政府也担心民众抢购口罩会导致医院口罩不够。我觉得也有一定道理。不过新加坡的医疗系统做得很到位,只要你发烧,不管是不是有肺炎症状,都直接有救护车过来拉走,然后隔离进行检测。而且之前就算是游客好像也是免费的,但是现在只有新加坡公民及永久居民免费。

  但新加坡也出现过两次抢购潮。第一次是政府把预警提到橙色的时候,第二次是邻国马来西亚宣布封国的时候。政府其实有安抚大家说储备充足不要抢购,扎堆抢购很危险等等,但可能这两个时期大家都比较恐慌还是有去抢购的。不过整体而言,当地人对疫情的态度和政府的导向息息相关,政府目前没有说非常严重,所以在新加坡整体感觉还可以,没有太慌。

  新京报:你觉得在此次疫情中,新加坡留学生面临的情况和其他国家留学生面临的情况有何不同?

  黑梨:我觉得新加坡政府还是比较人性化的。该做的都有做到,有病了尽量给你治,所以我觉得比别的国家稍微有安全感一点儿,因为看到一些国家可能是因为医疗资源比较紧张,如果只是轻症都只能居家隔离。而且目前新加坡不像欧美那样几千上万的病例,所以并没有出现什么生病无法检测、不能入院治疗的情况。这一点让我们会安心很多。

  新加坡目前的状况还是挺正常的,街上也很正常,超市断货情况也还好,所以我觉得相比在疫情重灾国家的留学生,我们受疫情影响并没有那么大。

  我自己的心态是,有一种见证了历史的感觉,虽然身处疫情之中还是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病毒这个东西看不见、摸不着,所以我觉得做好该做的防护工作,努力保护好自己也就是了。

  新京报:新加坡的防疫举措受到了世卫组织的公开点赞。你有注意到哪些小细节吗?

  黑梨:从我们学校的角度来说,虽然没有停课,但学校还是采取了很多非常细节化的防控举措。举几个具体的例子:首先,我们宿舍楼下的讨论室,本来是一个个小桌子可以围在一起讨论的,但现在学校把桌子全都撤了,只留了几个椅子,现在基本上没有人在里面讨论了。

  其次,我们每节课教室的门上都有二维码,进门之前要扫码,这个是为了记录行踪,方便之后追踪密切接触者。然后进教室之前要测体温,工作人员会给一张写着体温的小贴纸。老师也会每节课给我们拍一张照片,据说是以防之后有人感染,可以确定他周围坐了哪些人。还有我们每周有两节课,以前会提供自助餐,但现在全改成盒饭了。

  再次,学校要求取消一切国际旅行,包括海外交换实习;必须上报最近的海外旅行记录,否则学校会封掉该学生的校内账号;最近还出了一个TraceTogether移动应用程序,可以根据手机蓝牙信号追踪密切接触者,以阻断感染。

实习编辑:李璇  责任编辑:赵润琰

(责任编辑:五峰实验中学)
Copyright © 2015 Powered by www.wfsyzx.cn五峰实验中学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学校地址:湖北省五峰县五峰镇石梁司48号 邮编:443400 电话:0717-5825046
备案:鄂ICP备090263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