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如晨星,我们永不能触到,但我们可像航海者一样,借星光的位置而航行。——史立兹
您现在的位置:五峰实验中学 -- 首页 > 学生天地 >
岁月如歌

          沈亦歌

眼睛老花,俩鬓花白,牙齿脱落——这是人生春去秋来、走向朽迈的预兆。我才年近花甲,居然如此颓败,或者,这与自己所从事的职业有关。

人在终生中,可以找到自己最钟爱的工作,并能做得从容自若,得心应手,用今天时兴的一句话来说,就是能充足体现自己存在的 社会价值,委实比拟荣幸。

三十多个年龄的教书岁月,从我的身边悄悄逝去,早年我教过的那几届学生,考入大中专院校的,大都在本地或本区的城市里工作;没有考上的,也分开了这片养育过他们的土地,,融入到城市的人流之中,依然在乡下耕田种地的,几乎寥寥无几。

去年暑假期间,我工作后送出的第一届初中毕业生,举行联谊会,邀请当年我们几位任课教师,我是他们的班主任,又是语文老师,天然是不可或缺的贵宾。当年这个班六十多名学生,有四十多名前来加入,有五六个因道路遥远,工作忙碌,只好打电话表现负疚。

当我们几位老师,被学生的汽车接到县城一家著名的饭店时,学生们都冲动地站起来,用热闹的掌声欢送我们,而后是一一的握手、问好。三十多年过去了,现在他们都为人父母,年过半百,期间我们都几乎没有见过面,但我基础上还能叫出他们的名字。经由一番叙新叙旧,我才晓得这些学生的近况:有公司的白领,从军队改行到处所的干部,民营企业家,政府机关的工作职员,个体户,在城市里打拼出一片天地的农夫工,改造开放的政策和时期,为他们供给了各显神通的舞台,但他们还象从前对我们那样尊重,而且又多了几分亲热,这使我觉得由衷的愉快。

夜幕垂落,大厅里灯火光辉,晚宴开端前,发动组织这次联谊会的学生和我,先后即席作了发言。丰富的佳肴摆满了桌子,美酒飘香,觥筹交织,欢声笑语,齐聚一堂,大家和我们几个老师频频举杯,以此来表白久别重逢的喜悦。宴会进入到热潮的时候,有几个当年就非常俏皮的学生,勇敢地向我提出了一个恳求,问我当前是否以哥弟相当,我立刻就爽直地许可下来——他们只比我小七八岁,而且都诞生了社会,没有毕恭毕敬的必要。在我看来,称呼并不能阐明学生对你老师的敬佩,现在发生这样的主意,只能解释彼此之间,不任何的隔膜和偏见,师生的情义,是建破在互相信任、彼此懂得的基本上。

八十年代的第一个秋天,我师范毕业后,回到乡中学任教。台下是六十多双纯挚天真的眼睛,聚焦到我一个人身上,这时我才意识到,自己教学工作的成败,可能会影响到他们的前途,甚至毕生的运气,这担子是何等的繁重而神圣,我废寝忘食,将本人充分的精神,全体倾泻到工作中,碰到疑难的问题,就向老教师求教,不敢有半点马虎,深怕出现疏漏之处。

塞外的春天捷足先登。当料峭的春风,裹挟着沙土和败叶,横扫过俩个多月以后,封冻的大地才开始复苏:泛绿的杨柳,摇晃着柔软的枝条,小草装潢出荒凉的山野,留鸟在晴空下回旋欢叫,农夫们开始了一年的劳作。我布置下贴近生活的作文后,没有让学生坐在教室里去苦思冥想,而是组织他们结队到野外踏青,感触大自然的神奇变更,造就他们的察看能力,激发大家的写作兴致。

几场透雨过后,凉快的秋天来了。学校响应上级防备水土散失、植林种草的号令,我率领全班的学生,书包里装上干粮、小铲和分发给的草种,同兄弟班级一起,到荒山野岭,撒播下一片片将来的绿荫。太阳当头,我和学生们围坐在平缓的山顶,将峡谷里的泉水灌进玻璃瓶,掏出从家里带来的干粮,相互品味。

初三的后半年,因为邻近中考,我们几个任课老师,礼拜天照常到校,任务辅导学生温习,那时的老师,还没有呈现功利主义的苗头。语文课的内容较多,长时光用铁笔刻写蜡板,以致手指经常涌现痉挛,为了不延误学生的复习,有时刚印完材料,脸上还沾着油墨 ,也没功夫去擦洗,就给大家散发下去,使一些爱体面的学生,不禁哑然发笑。

三年的朝夕相处,我对每个学生的性情、喜好及家庭境况,都一目了然。我和他们树立了深沉的师生情感,好像我们就是一个协调暖和的大家庭,毕业离校的那天,不少学生的眼圈,都有些发红。那时升高中,不像当初这样轻易,都有迥异的招生比例。我代的那个班,有五分之二考进了县城高中,成就较为幻想,咱们几个主课教师,每人还领到学校发给的三二十五元奖金。

联谊会前后连续了三天,分辨到本县境内的几个游览景点转了一次。大家十分爱护相聚的时间,自己开车来的学生,宁肯把车寄存在酒店院里,也要和我们同乘一辆大巴。

出乎我预料的是,今年夏天,我在九十年代初期送出的俩届初中毕业生,举办联谊会。实在是一次校友聚首。由于那所学校的范围太小,高低届的学生,简直都来自相邻的甚至是统一个山村,所以和同班的同窗相差无几,从前在那所中学教过他们的老师,都应邀前往,遗憾的是,那位正直顽强的老校长,因为抽不出生来,不能和大家在一起团圆 。

我所在的这个乡,南北地区跨度大,为了照料北部山区的学生就近上学,减轻乡镇核心校的压力,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乡文委会将撤销了四五年的初中教学点,再度恢复起来。于是我和多少个距该校址较近的年青共事,都被调到这里任教。

那所山区中学,在乡镇的二十里之外,三面环山,南面是宽阔的旷野,山谷中蜷缩着稀稀落落的十多个村落,学生都是这些村里的田舍郎弟,如斯荒凉的环境,对于年轻人来说,凄楚之情油然而生。但校引导的青眼,当地村民的敬重,使我们下意识地以为,应该对得起国度给予的薪水,对得起仁慈木讷的父老乡亲。

三个初中班,至少需要十来名教师,才可以开课。除了我们五六个青年教师外,还有很大的空白,乡文委会便从邻近行政村的小学里抽调,但工作一年半载,不是因为路远,来回有艰苦,申请调离;就是文明水平低,学生反映强烈,被校长直言解雇。不得已,只好从周边的村落里,常设聘任高考落榜的青年,担负基础年级的课程,可是也往往不会久长,一旦找到适合的挣钱途径,就弃之而去。所以就像走马灯似的一闪而过。只有老校长和我们几个正式的年轻教师,从始至终,始终保持到学校撤并。

当时我们都刚成家未几,工资菲薄,妻子又都是乡村户口,假如不靠种田补助家用,就难以保持生计。孩子还在襁褓中,离不开妻子的照顾,因此大量的农事劳动,做作就落在我们的身上。每年到了春种、夏锄、秋收这几段日子,为了既不影响畸形的教学工作,又不违农时地耕耘播种,每人的自行车上,都挂着一个小书兜,装着教案和参考书,即便在义务田里累得呲牙咧嘴,吃过晚饭后,首先要把第二天的课备好,才会如释重负地上床睡觉。对于这个时代的教书生涯,我曾写过一篇散文《昨天的回声》,发表在该报2009年8月21日的文艺副刊上,这里就不再赘述。

作为中学先生,尤其是高年级的语文老师,不能仅仅拘泥于“授业”、“解惑”,更主要的是“传道”,即培育学生建立准确的人生观,因而教养的范围,也应当伸向更辽阔的人文空间,通过旁征博引,对学生的思维跟精力,起到耳濡目染的作用。

我对文学艺术的酷爱,几乎进入痴迷的境界。从“文革”中后期到走上工作岗位,没有间断过阅读,建国后到文革前出版的长篇小说,几乎浏览过绝大多数。每一部文学作品,都把我带入到一个全新的世界,从中找到了快活和精神寄托。参加工作后,不仅订阅有影响的省级文艺期刊,一旦走进书店,即使囊中羞怯,也要买几本当年或近几年获奖的短篇小说集。

当代作家路遥的成名作《人生》问世以后,在当时的文艺界和青年学生中,引起了强烈的反应,我当真读了俩次,并看了电视剧;李存葆以对越自卫回击战为题材创作的小说《深谷下的花环》,我读完原著后,又读了改编的片子文学剧本;特殊是路遥的代表作《平常的世界》,八十年代末,中心国民播送电台举行的“文学之窗”节目中,由李野墨同道用厚重的男中音演播后,我不仅读了俩遍原著,连作者创作这部长篇小说的随笔《凌晨从中午开始》,我都重复浏览了几回,因此对作品中的人物和故事件节,都相称熟习,尤其有些篇章中文质兼美的出色段落,当年甚至能够背诵下来。那出神入化的语言,五峰实验中学,对社会各阶层典范人物形象的塑造,使我信服得嗤之以鼻。大批地阅读文艺作品,对一个语文教师来说,是一门必修课,它岂但会进步你的口头抒发才能,而且能拓宽你的常识视线,你的文学素养,会有意无意地影响到你的学生。

作文课每周只有俩节,但要做的筹备工作,远比讲解一篇课文破费的精力多。六十多个学生的习作,根本上全批全改,作文中出现的错别字,语法和逻辑有问题的病句,摘抄在教案中,然后和学生一起改正。尤其在要害地方出现的、容易产生歧义的别字,以及那些令人哭笑不得的病句,我往往用滑稽风趣的语言去加以分析,逗得大家前仰后合,然而对出现这些过错的学生,从不指名道姓,唯恐伤了他们的自尊,因为这是初中阶段的学生,习作要阅历的一个必定进程。

安排下作文题,我往往不请求学生马上动笔,留给他们充分的时间去思考——与其匆促敷衍,胡编乱造,不如打好腹稿,交一篇像样的作文。如果有残余的时间,我给他们讲《人生》的故事情节,主人公高加林和刘巧珍,这一对青年男女,在恋情上失之交臂的悲剧,旨在强调知识可以转变人的前途和命运,鼓励他们勤恳学习,走降生代为农的山村;讲《高山下的花环》中的主人公梁三喜,在他走上战场的前夕,留给妻子的是苦口婆心的遗书和一张欠账单,吩咐妻子用他就义后的抚恤金,偿还他生前向战友借下的欠款,表示出一个人民解放军军官的高风亮节,展现了这个革命老区的农村青年“人逝世账不死”的巨大人格。告诫这些青少年,诚信是做人的基本,如果丧失掉这种秉性,得到的只能是人们的鄙弃和鄙视。讲的最多的,天然是长篇巨著《平凡的世界》。贯串全书的男主人公孙少平,成长在贫困落伍的陕北农村,为了寻找理想的前程,走过了一条艰巨波折的生活途径,彰显了我们中华民族坚强不屈的高尚品德。从而鼓励当代的青年,只有克服横亘在我们眼前的困苦与磨难,才会走向成熟,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作为一位伟大的作家,他的作品之所以存在永恒的生命力,不仅是他以凝炼而正确的语言,塑造出不拘一格、触手可及的人物形象,重要是可能反应出本民族最深入的底蕴,即这个民族的血肉和灵魂,她象一位教训丰盛的生活导师,引领者读者向前走去。通过我的讲授,激发了他们的自信念,加深了对人生价值的意识,作文水平也显明地提高,尤其是得到我赏识和称道的学生,写作文成为他们快乐的事情。

在偏僻的山区,在荒漠的地带,我和我的几个年轻的同事,一呆就是十年。其中我就承当了九届初三的语文教学工作,有不少农家的孩子,姐弟几个都曾经是我的学生。学校的升学率,每年都居于全县的中上等程度,有三四年金榜题名。那些来自不同村落的学生,假使凑集起来,恍如一支浩浩大荡的雄师,走出了山村,走向社会须要他们的地位。

人们常说:教师就像烛炬,照亮了别人,覆灭了自己。我想,这大略是身为人师的本分。我们不必患得患失,也不用黯然神伤。回想讲台上的春秋,仍然历历在目,当我看到那一张张熟悉而又生疏的笑容,向我们投来的是热切与敬佩的眼光,我已称心如意了,这是我们当年耕耘得到的收成,固然走近性命的傍晚,,也感到无比的快乐。

别了,那些如歌的岁月!(责任编纂:王艳霞)

(责任编辑:五峰实验中学)
Copyright © 2015 Powered by www.wfsyzx.cn五峰实验中学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学校地址:湖北省五峰县五峰镇石梁司48号 邮编:443400 电话:0717-5825046
备案:鄂ICP备09026348号-1